瑰麗加冕 ─ 感受后冠的魔力

撰文:Hannah Betts;攝影:Daniel Herendi

從拿破侖時期到荷里活的黃金時代,后冠都是榮耀與瑰麗的象徵,是尊貴無比的珠寶。現在,時尚及社會評論員Hannah Betts獲得難能可貴的機會,率先試戴格拉夫的璀璨后冠。

從拿破侖時期到荷里活的黃金時代,后冠都是榮耀與瑰麗的象徵,是尊貴無比的珠寶。現在,時尚及社會評論員Hannah Betts獲得難能可貴的機會,率先試戴格拉夫的璀璨后冠。首次戴上后冠的美妙感覺,令人意想不到。

我熱愛珠寶和寶石,曾經佩戴冠冕出席威尼斯影展和倫敦的盛會,也戴過瑰麗無比的格拉夫鑽石發飾,見證耀眼奪目的光芒,但佩戴以頂級美鑽和巧妙結構交織而成的格拉夫后冠,卻讓我夢想成真,難掩興奮之情。光芒懾人的后冠令人又愛又恨,因為它既代表夢寐以求的完美一刻,卻又無可替代。佩戴后冠是能改寫一生的奇妙體驗,沒有任何客觀標準可言。

格拉夫倫敦新邦德街珠寶店經理Martin Leggatt認為,后冠有一種童

話般的魅力,令人為之傾心。「這是一種昇華的儀式,美妙絕倫,令人讚歎,亦是終極的點綴。每位女性都渴望擁有戒指、耳環和項鏈等珠寶,而后冠則是令一切變得完美的珍寶,讓女士化身公主或女王。」

我早前有幸率先欣賞格拉夫的全新后冠,鑲嵌336顆黃鑽和白鑽的璀璨設計剛剛完成最後的打磨工序,光是拿著它已令我心跳加快。極致精巧迷人的后冠離開格拉夫後,將會譜寫另一段非凡傳奇。佩戴后冠是一種獨一無二的體驗,讓人感覺馬上高人一等。在發上閃閃生光的美鑽,也為五官增添華光,讓肌膚更透白亮麗,動人雙眸馬上變得加倍迷人,顴骨也更飽滿粉嫰,而嘴角當然會掛上按捺不住的微笑。

「后冠深受全球女士喜愛,不論哪一個世代的女士都會為之傾倒。」

后冠的歷史悠久,可追溯到古希臘時期,當時的男女喜愛佩戴花環狀的頭飾,羅馬人也愛模仿這種打扮。後來,這種潮流漸漸退卻,直到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的新古典主義時期,拿破侖讓皇后佩戴后冠和穿著高腰裙裝,以提升皇族的形象。於是英國和俄羅斯等國家也爭相仿效,使后冠成為代表高貴王族的象徵,以及令人驚豔的珠寶。

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便擁有不下十個后冠,當中數個更是傳奇之作,包括鈔票上女王肖像所佩戴的「大英帝國和愛爾蘭女孩」后冠、德里杜巴后冠,以及脫俗典雅的亞曆山德拉王後俄式后冠。儘管瑞典王室有平民王室之稱,也有幾個精緻的后冠,而許多英國古老家族也擁有世代相傳的后冠,讓女兒在大婚之日佩戴。不過,有一位優雅的夫人曾告訴我︰「沒有人想佩戴19世紀前製作的后冠,太重了!」

到了19至20世紀,美國的名媛以行動證明並非只有貴族才能佩戴后冠。阿斯特(Astor)家族、範德比爾特家族(Vanderbilt)家族和芭芭拉.赫頓(Barbara Hutton)均訂造后冠,一眾影視紅星也紛紛響應潮流,例如艾娃.加德納(Ava Gardner)、伊麗莎白.泰勒(Elizabeth Taylor),以及在電影中經常佩戴后冠的奧黛麗.赫本(Audrey Hepburn)。

專為特別場合而設的后冠別有一番魅力。時至今天,女王和平民也會佩戴寶石冠冕出席隆重的場合、官方活動、王室宴會或舞會,而在紅地毯上,也能看到寶石發飾的身影。

Martin Leggatt表示世界各地的客人也對后冠愛不釋手。「后冠深受全球女士喜愛,不論哪一個世代的女士都會為之傾倒,從新娘到貴族,也會以后冠為造型錦上添花。」在日本,與格拉夫相熟的幾位准新娘,更佩戴舉世聞名、鑲嵌312顆美鑽的「Royal Bride」后冠出嫁。

格拉夫設計的雋永后冠超越時間與風格的制約,成為世代珍藏的家傳之寶。若我有幸擁有一頂后冠,不管在下大雨還是在浴缸嬉水時,我也絕不會脫下。當我再欣賞「我」的后冠一眼時,不禁驚歎現在的我美極了。

 

Journalist Hannah Betts wearing a white dress and a Graff Tiara attended by two small girls

Scan via WeChat App to follow Graf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