瑰丽伊始

璀璨钻石人生

珠宝历史学家Vivienne Becker写道,劳伦斯‧格拉夫怀着对珍稀宝石的热爱和生意头脑,从伦敦东部跃身世界舞台,成为与皇室贵族、国家元首和文化先驱看齐的人物。

60多年前,劳伦斯‧格拉夫首次来到伦敦著名珠宝区哈顿公园 (Hatton Garden)施耐德工场工作,从此与钻石结下不解之缘,并醉心追求永恒的美钻。他忆述:“15岁那年我开始当学徒,同时在中央艺术和工艺学校上课。”他说:“我一直对钻石深感着迷,凝望这些闪亮的钻石时,我总会仔细研究宝石的净度和切割方法。这种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成为了我终身的兴趣。我深信投身钻石行业是我的使命。”


‘我一直对钻石深感着迷,我深信投身钻石行业是我的使命。’


不过,当了三个月学徒之后,雇主就跟年青的劳伦斯‧格拉夫说他永远成不了大器,难以在业内有所作为。

事实证明,这一番话不但没有吓怕他,反而成为一种激励。他说:“我没有放弃,反而意志更加坚定。” 劳伦斯‧格拉夫的敏锐触觉与干劲,推动他不断往上爬。“我的家人非常勤劳,我也一样,做任何事也怀着必胜的决心。”

劳伦斯‧格拉夫在18岁时便创立第一家公司。之后他开始与经验丰富的珠宝商合作。“合作了一段时间后,我建议大家正式建立业务,并成为合作伙伴,设立工场和开始维修珠宝。”劳伦斯‧格拉夫的创业天赋、洞悉先机的慧眼与冒险精神,为他奠定成功的基础。不久后,他便遇上一个难得的机会——他说服一位钻石商先收取60英镑,然后为他供应33颗小钻石。劳伦斯‧格拉夫忆述:“与其制作33枚钻戒,我把所有钻石镶嵌在一枚戒指上,组成一颗闪烁的大钻石。我把戒指卖给英格兰北部的一家珠宝店。回到伦敦之后,珠宝店的东主打电话给我,说他已经把戒指卖出,并想马上订购另一枚。”

他因此深受启发:“我想出其他方法,打造令人梦寐以求的独特戒指。我以六颗钻石环绕中央的钻石,四周再镶嵌12颗钻石,制作共有19颗钻石的戒指。制作全钻款式后,我开始采用祖母绿、红宝石和蓝宝石。”他于1960年创立格拉夫珠宝,两年后在伦敦开设第一家零售店(其后再开设第二家),而当时的珠宝业仍然以批发和工场为主。行业的文化也极度守旧,锐意设计创新珠宝的劳伦斯‧格拉夫因而被标签为异类。

劳伦斯‧格拉夫积极开拓全球客源,因此决定在1967年开展多趟旅程,把自己的设计带到世界各地,发掘商机。

“这次十分成功,之后我便经常到各地举办展览,反应热烈。”劳伦斯‧格拉夫承认在事业发展的道路上,他一直运气不错。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“勤奋与热情”,这些也是成功的关键。其后,格拉夫策略性地在世界各地开设珠宝店,继2000年在摩纳哥巴黎大饭店开设第一家英国境外的珠宝店后,格拉夫目前在全球已有50多家珠宝店。


‘劳伦斯‧格拉夫曾经处理的珍贵钻石比当代、甚至任何时期的珠宝商都要多。’


劳伦斯‧格拉夫非常重视遇见的每一位客人:“在我的事业生涯中,我非常幸运地遇见了一些很有趣的人,当中不乏皇室贵族、商贾名流和舞台巨星。”他高兴地表示,这些都是他工作上的意外收获。“我和很多客户成为了朋友,这种关系更延续到下一代,我的儿子方施华和他们也是朋友,这样一来,我们更像是一家人。格拉夫是一门家族生意,每位光临珠宝店的客人都是我们家的一分子。他们购买我们热爱的珠宝,我们视珠宝如子女般疼爱,每一件作品也独一无二,我们致力呈献隽永不朽的珍品。”

人们常说劳伦斯‧格拉夫曾经处理的珍贵钻石比当代、甚至任何时期的珠宝商都要多。这些绝美宝石既有充满历史色彩的瑰丽美钻,也有全新开采、注定成为传奇名钻的顶级钻石。

投身珠宝业60年间,劳伦斯‧格拉夫荣获多项殊荣,不但四度获得英女皇企业奖(Queen’s Awards to Industry),更在英女皇寿辰当天获授予官佐勋章,这些荣耀至今仍然令他兴奋不已:“由成立格拉夫至今,我对钻石的热情与渴求始终如一。我深信我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,因为我每天都能欣赏钻石的美态。”劳伦斯‧格拉夫尊重钻石的传统,也乐于分享他的建树,因为即使格拉夫的业务更多元化和遍及全球,格拉夫仍然是一家家族企业,在业界傲视同侪。这份优良传统,使格拉夫的宝石和珠宝珍品继续成为世界上最无与伦比的瑰丽珠宝。


Vivienne Becker:

Vivienne Becker是珠宝史权威、得奖记者兼《金融时报》旗下杂志《How to Spend It》的特约编辑,也曾撰写有关珠宝的各类文章,包括《The Impossible Collection of Jewellery》、《Fabulous Costume Jewellery》和《格拉夫》等。

Scan via WeChat App to follow Graff